320 352 486 971 120 374 679 284 18 818 30 302 573 752 400 527 601 317 136 569 134 336 77 630 591 282 442 585 759 936 16 13 37 983 486 554 117 269 941 461 826 152 995 838 742 148 117 358 751 598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做一名全职站长 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来源:新华网 卟再在晚报

上海,似乎从来都不乏本地生活领域的创业。早期有大众点评和维络城,后来者有楼下100和连咖啡。而在2008年前后的维络城,一度成为沪上年轻人的本地生活市场的优先选择。不过,本地生活也从来都不是一门轻松的生意。今天的维络城早已与嘀嗒团合并,而后者就在数天之前宣布停止团购业务。对于维络城和CEO张毅斌来说,这是一次惨败。 文/吴嘉雯 今天,维络城已经成为了历史。 这家起步于上海的企业开创了优惠券打印行业,甚至一度成这个行业代名词。在业务最火爆的时候,它的2000多个终端机,深入北上广乃至香港等10个城市,吸引了500多万用户和3000多个商家。 而到了2013年,维络城仅剩不到20个终端机,散落在北京上海两地不起眼的角落,无人问津。直至2013年3月,维络城与嘀嗒团宣布合并。弱者抱团式的合并后,原嘀嗒团CEO宋中杰成为新任掌舵者,而维络城创始人张毅斌却远走异国,他已不再是这座城的主人。 魔卡风靡 原本,优惠券打印机这片蓝海,是由张毅斌第一个发现的。 2004年,他还是华东师范大学的一名研究生。偶然间,张毅斌留意到一个现象:上海各个商圈里,商家们将优惠券盲目派发,缺少针对性,很难博得消费者的好感;同时,网络上各种打折信息吸引了不少消费者,却因为没有纸质优惠券那么具有信任感,很难形成线下消费。 于是,张毅斌的脑海里浮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商业模式:一个可以打印优惠券的终端机,如同ATM机一般,遍布于各个人群聚集的角落。商家可以在上面发布打折信息、推广品牌,用户可以通过RFID射频识别卡获取优惠券,终端机运营商则主要通过向商家收取广告费来实现盈利。 2006年末,张毅斌率领团队研制出了这种终端机,将其命名为维络城,并注册了专利。他首先找到DQ冰淇淋等几个品牌,为其提供免费试用。上海地铁站里,维络城一经问世,便迅速吸引了很多新潮的年轻人。 他们拿着一张张麻将牌大小的维络卡,放在终端机的感应区上,然后按一下印有商家品牌LOGO的小灯箱,机器就会打印出一张该商家的优惠券。凭借这张优惠劵,他们可以到附近的商家享受相应的折扣。 维络卡印有各种卡通图案,可以当作手机链挂在手机上,这正符合了当时年轻人喜欢用手机链装饰手机的潮流。对于年轻的消费者们,既可以打折又时尚美观的维络卡,充满了魔力,尽管每张售价高达20元,但仍然销售火爆。 维络城的横空出世,的确在一段时间内改变了年轻人的消费习惯,也为商家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营销平台。随后,维络城广布终端,不仅占据了上海各个商圈与地铁站,还向全国铺开。而肯德基、麦当劳等商家则随之纷至沓来,维络城对商家的政策也从免费变成了每个小灯箱每月收费3000元。 2008年,维络城在上海滩坐拥会员近200万人,1000多台终端机一年吐出2000万张优惠券,商家投放价格也升至每个小灯箱每月4000元。这颗冉冉升起的商业新星,引发了媒体们争相报道,最有潜力的科技公司、最具投资价值的创新公司和最佳新锐营销平台等赞誉接连而至。 直至2011年,维络城收入近亿元,一时间风光无限。 昙花一现的大数据 维络城的成功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2008年的金融危机,在一定程度上激发了维络城的优惠券业务。许多商家为了缩减成本,开始选择与维络城合作。地利自2007年到2010年,维络城分别获得三轮融资,总共高达数千万美元,背后强大的资本助力,催化着维络城迅速壮大。人和张毅斌与自己的两位校友组成了中国合伙人式的创业团队:张毅斌主管发展战略,另外两位创始人分别主抓管理和技术,三人分工合作为维络城尽心出力。 在员工们眼里,张毅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儒商,书生气十足,带着理想主义情结。他有很多新奇的想法,尽管有些点子一时不能落地,但他依然想方设法去执行,最终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比如维络城起步时,如果不是他执着不懈地研制机器,无数次敲开商家的门,也就不会有这样的创新。一位维络城老员工如是说。 一开始,张毅斌为维络城设计的盈利模式是向商家收费。尽管是一个专注线下的传统产品,但其用户、流量和后台管理的互联网属性,让维络城的营销服务越来越精准。 从消费行为上看, 相比街边随意发放的优惠券,维络城实现了让消费者从被动收券到主动选券的转变。从拦截派发到固定派发,用户知道一定有优惠券在某个地铁口等着自己,其对商家的信任度会在无形中得到提升。而用户对自己花时间挑选的东西往往更加珍惜。维络城终端机打印出来的优惠券,回收率高达30%,而街边发放的优惠券的回收率通常在只有5%。 不仅如此,张毅斌还为维络城设计了两个数据库,分别管理用户信息和用户行为。通过数据统计,维络城能迅速知道最受欢迎的产品和最没销路的产品,甚至连用户消费行为也能通过数据分析一目了然。张毅斌宣称:一个火锅店得知明天有雪,决定促销,只要前一天晚上告诉我们,第二天优惠信息就会出现在维络城的终端上。 精确的数据库与迅捷的执行力,使得维络城比传统广告更加精准而及时,又比线上营销更靠近消费者和消费场所。综合了线上与线下的优点,又避开跟两者的直接竞争。张毅斌认为,维络城具有独一无二的竞争优势。事实上,很多商家与维络城合作,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维络城的签约商家数量不仅一路飙升至3000多家,而且其续签率更是超过80%。 张毅斌性格里的执着,让维络城这一新生事物很快落地为现实。但是,过分的执着慢慢演变为一种固执,使他面临未来趋势的变化时,仍然坚持一条路走到黑。 2011年,移动互联网时代悄然而至,以苹果、三星为代表的智能手机,将曾经的全球手机业霸主诺基亚逼上绝境。智能手机的功能越发强大,随着团购在手机实现支付,消费者们几秒钟就能在手机上拿到折扣优惠,而不再需要移步到维络城的终端机上打印优惠券。 变幻莫测的趋势之中,究竟该进还是退,究竟该坚守还是改变?拥有计算机博士学位的张毅斌,无法参透个中玄机。正在他精心策划着如何巩固线下时,移动互联网这个隐形对手已经开始强势来临。 时代趋势的大浪淘沙之后,维络城握住的究竟是沙子,还是金子? 四面楚歌 打开维络城的官方网站,不难发现,其媒体报道板块中少了2011年和2012年的踪影。那么,这断片的两年里,维络城到底发生什么? 两年间,移动互联网迅速崛起,而张毅斌仍然执着于自己那个明智的战略:我们是一家线下的优惠劵服务公司,移动互联网也可以跟进,但是主力还是做好线下。尽管维络城也成立了负责开发移动客户端的部门,但张毅斌并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更没有花力气去研究,反而一再强调要不忘初始,巩固线下。 然而,时代浪潮打过来,迅速淹没了张毅斌的执着。不管是消费者的喜新厌旧,还是维络城自身的弊病,接踵而来的内忧外患压得他透不过气来。 首当其冲的是内忧。在迅速扩大的过程中,维络城内部管理并没有得到同步提升。很快遭遇了扩张瓶颈。比如,各个城市的实际情况不同,而各地方分公司获得的权限不够,上海总部对外地市场的洞察力不足,下达的指令往往不符合实际需要,导致地方分公司开展不了工作。 一位前南京分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在制定全国价格体系时,并没有考虑到各个区域市场的差异,比如,南京市场和上海市场在消费水平、经济状况和品牌数量等方面差异明显。强压下来统一执行每个小灯箱每月收费3000元的价格标准,适应一线城市的商家,以及DQ和肯德基这种全国连锁的大品牌,但在南京市场,却难以让当地很多区域性的小商家接受。结果,在一些二线城市的区域市场,维络城的业务举步维艰。 此时,维络城自身的硬伤也开始凸显。优惠券成本太高,不仅需要机器成本、入驻成本,还需要人工成本。相比之下,移动互联网上的APP程序,几乎可以零成本复制,其基于地理位置的LBS应用,也足以取代维络城布在商家店铺附近的终端机。 随着移动互联网上各种APP应用爆炸式增长,消费者使用手机领取优惠编码,逐步取代了纸质优惠券。商家可以通过这些APP应用,低成本甚至零成本地发放优惠编码,所以商家付费给维络城的意愿直线下降,甚至肯德基和DQ等老客户,都出现了在维络城提供优惠券但不付费的情况。 用户急剧减少,商家捂紧腰包,维络城员工们的销售难度越来越大,薪资也随着业务的减少而迅速缩水。最好的时候,一个中干一年都能拿到五六十万元,但是后来一落千丈,每个月只能拿底薪了。不少员工失去了工作积极性,维络城人才流失严重。 与此同时,让张毅斌头疼的还有外患。在一些重要区域市场中,模仿者与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维络城的市场份额逐步被稀释。比如,南京本地企业大贺集团,就推出了维络城的竞争品牌会购,其对商家的收费是每个终端每月900元,这远低于维络城每个灯箱每月3000元的价格。更具冲击力的是,会购终端机主打触摸屏,以更加新颖的用户体验,吸引了很多原来维络城的用户,又因为更加便于展示各种各样的促销广告,而抢下了不少南京本地的商家。 在对手的冲击之下,维络城始终没有采用看上去更炫的触摸屏。只因张毅斌坚持认为,触摸屏的精度和灵敏度较低,而其Windows系统的维护成本和不稳定性,都会造成极大的后台压力。 但事实上,优惠劵打印机的触摸屏就像智能手机一样,随着技术的快速提升,张毅斌担心的问题很快得到了解决。反而,维络城按钮式的终端机,不仅在年轻消费者心中显得落后,而且因为只能呈现15个品牌LOGO,而遭到商家们的嫌弃。 这就像苹果的触屏时代打败诺基亚的按键时代。而维络城则因为一次次固步自封,最终陷入四面楚歌的绝境。 城还在,人已去 维络城最好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前员工小赵向记者证实,从2012年开始,维络城开始一蹶不振。 他离开维络城是迫不得已,颇感遗憾。因为大家共事几年,团队感情非常深厚,更重要的是,这样一个引导了一种消费潮流的商业模式,也许将就此退出历史舞台。这一切,来得太快。 实际上,维络城也曾经尝试改变。2011年,维络城曾与F团进行合作,用户可以通过维络城终端机下单,到商家直接支付。而借助维络城,F团打破了单一的线上经营,搭建了线下平台,使线上线下实现互补。可惜这只是一次单个项目的业务合作,基于张毅斌固执的线下为重,维络城对于线上的探索也就戛然而止。 直至2012年10月,张毅斌不再担任维络城CEO,也退出了公司管理层,仅仅保留了一些公司股份。小赵告诉记者,张毅斌之所以离开自己一手创立的公司,与资本方对公司的战略调整有很大的关系。资本方认为,张毅斌作为CEO,没能带领维络城及时把握移动互联网的趋势,导致公司陷入困境。 再者,资本方为了挽回维络城的败局,提出让维络城与嘀嗒团合并,张毅斌当然不能答应。维络城对于他来说,如同自己亲手抚养长大的孩子,怎能拱手让人。最终,在两家公司宣布合并之前,张毅斌被迫离开了管理层。 此后,维络城彻底失去了灵魂,当初追随张毅斌的一些老员工也陆续离职,维络城的衰退速度进一步加快,其员工数量从最高峰的2000多人缩减到如今不到200人。 2013年2月,维络城正式宣布与嘀嗒团合并,新公司名称仍然是维络城,嘀嗒团的名字作为独立品牌保留。合并后,原嘀嗒团CEO宋中杰出任新公司CEO,NEA投资全球合伙人、中国董事总经理蒋晓冬出任董事长。 很多人认为,维络城从此会借嘀嗒团,搭上O2O的快车。但是,合并以后的新维络城迟迟没有任何举动,反而一直对外三缄其口,让人捉摸不透。留守维络城的员工们原本抱着起死回生的希望,但如今他们却发现,两家人相处得并不那么融洽,合并的路其实并不好走。更要命的是,不光维络城原有业务飞速缩水,就连嘀嗒团也在2013年9月陆续开始暂停一些团购业务。 小赵告诉记者,维络城和嘀嗒团合并后,新公司业务以嘀嗒团为主,维络城业务进一步被边缘化。他在合并后的公司上班半年,公司并没有拿出合理的补救方案,或者是能够让大家信服的发展策略。所以,他和很多同事一样,选择了离开。 从2006年到2013年,维络城问世七年,却犹如跨过七百年。时代的新陈代谢实在太快,花还没来得及开放便已迅速凋谢,甚至没有一个优势可以永存。就如这座城,才开始繁荣,就匆匆落寞。 88 888 135 970 327 248 32 355 430 205 792 603 301 882 274 306 441 738 667 187 178 783 516 273 750 209 480 974 167 480 555 225 43 477 103 306 295 584 1 690 398 541 761 890 221 484 243 642 409 527

友情链接: 800271 csuny_ma 1003426639 253494 duzutao 福齐妮飞荣春 liaoguinan 莉恭绰义公典 贡惠卫喻 存库方庶
友情链接:xpyle 子迟予干 ona076403 酷尔数据 埃米阳庚 爱洁胜梅 伍辛童花 cqxgolspi 帆潆林 loveae